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丽水清风>>莲花灯>>廉政故事

清 官 赵 本 府

发布日期:2008-10-29 来源 :丽水纪委监察
 

 

赵本府即赵亮熙,晚清时的地方官,曾两度任处州府知府,丽水人则称他为“赵本府”。赵本府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将莲城书院改为崇正学堂,三十一年(1905)改为处州中学堂。二十九年(1903)秋,拨款300万文,建厦河水障。当处州府城乡发生严重水、旱灾害时,赵本府及时调拨府仓稻谷,并下令向殷实富足户平调粮食,赈济灾民。上级官员来处州巡视时,赵本府敢于打破常规,力戒劳民伤财,不搞迎来送往那一套。他在丽水的口碑较好,老百姓称他是“不畏强权、体察下情”的清官。

一、明察暗访,奖罚分明

赵本府在处州任职期间,常着便服,不带随从,出府衙私访,了解社情民意及百姓的生产生活。那时(清朝末年),处州府老百姓的生活比较困苦,一些庄稼人,劳作时衣服被雨水淋湿,选在夜深人静时,脱下湿衣烘烤,以备第二天再穿;一些自配纺纱机的女工,夜以继日地纺织,织成品拿到集市出售,换回铜板艰难度日,除身上穿着的,无多余换洗衣服。至于“卖菜人吃菜皮,卖柴人烧柴皮”等现象更是普遍存在。因而他对老百姓深表同情,对一些贪官搜刮民脂民膏的行为十分痛恨。他自己不仅不会到老百姓身上揩油、捞好处,还常常省下俸禄,接济贫苦百姓。

赵本府为鼓励农耕纺织者的积极性,推出奖勤罚懒措施,并做到奖罚分明。一次,他外出察访,正值6月暑天,在行春门外铜牌桥上,看到其中一丘田的毛芋禾秆长到1人多高,长得挺拔粗壮,与周边芋田相比显得特别出众,于是他走近田边仔细观察,并叫随从将户主叶盛请来介绍种芋经验。叶盛说:毛芋长势好,主要在于选好芋种,适时播种,用足基肥,勤于管理,关键是一个“勤”字。听罢叶盛的介绍,赵本府当场拿出两块银元,作为“勤耕之奖”。叶盛种芋获奖,对激励勤耕细作产生重大影响。赵本府有时在夜间外出察访,有一次察访到一名为养家糊口,迫于生计而挑灯夜纺的女子,他为女子不辞辛苦的精神所感动,当场拿出银子予以重奖。赵本府在任时,获奖的人比较多,有摸黑进城挑粪的农民;有起早进城卖柴的砍柴工……有奖布匹的;有奖铜板、铜钱的;有奖银元或银子的。获奖之人所得财物无论多少,都能亲自从赵本府手中接过奖赏而满心欢喜,感到无尚光荣。

赵本府对勤耕勤纺之人实施奖励的同时,对一些好吃懒做、品行不良之人进行处罚。在府城,有一年轻女子与获得过重奖的纺织女工同处一条街巷,她获悉夜间纺织有重奖的信息后,即弄来纺纱机,装模作样地做起纺纱的活计,纺迟了煮2只鸡蛋,烧1碗粉干当点心,天天油灯点得通亮,专等赵本府来访,以便领取奖赏。其实,赵本府通过暗访,早已得知那名女子欲骗赏的行为,过了一段时间,即派人将那名女子传唤到府衙,那女子以为有奖可领就欢欢喜喜地去了,谁知到了威严的公堂上,赵本府通过盘问,了解到她卖成品纱所得的铜板,远远不够买鸡蛋、粉干的钱,纱线成本、油灯费等尚未计算在内的情况后,判定她纺织纯粹是为了骗取奖赏,为煞弄虚作假风,令衙役“赏”她40大板。事后,老百姓说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太不划算了。

府城丽阳门外有一叫成贵的人,他经常起早摸黑进城挑粪、卖柴,曾先后两次从赵本府手中接过1000多铜板的奖赏,赵本府夸他是处州的勤快之人。然而当成贵犯错时,同样受到处罚。有一天早晨,成贵在城内府衙墙边撒尿,刚好被赵本府看到,赵本府当即命随从将他唤到府衙前,当着众人的面,严厉地指责他随地撒尿的不良行为,指出如若本府百姓都象他那样不检点,府前还不臭气冲天?于是对成贵作出罚站的处罚。成贵自觉有错,甘愿受罚,站在府前街思过2小时,百姓见此,纷纷赞许赵本府奖罚分明。

二、惩治无赖

处州府城丽阳门旁有一住户,两夫妻都是出名的无赖,终日不思劳作,专干坑瞒拐骗的勾当。有一天,无赖夫妻在丽阳门城门头,看见一山里人挑着一担鲜嫩的毛笋进城叫卖,挑累了停在城门边歇息,无赖夫妻私下里嘀咕了一阵后,无赖婆娘即上前问价,称“笋肉烧制油焖笋,笋尖、笋依晒成干,笋节炒肉片。”表示要出高价将整担笋买走。山里人见有人统买,价格又高,就将毛笋挑到无赖家。过了一会,屋里就大吵大闹起来,无赖说山里人强奸他老婆,山里人说无赖夫妻赖他这担笋,于是三人拉拉扯扯扭到府台衙门里。

赵本府升堂,三人争相吵嚷着诉说事情经过。赵本府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不得嚷嚷,原告先讲!”于是无赖婆娘叫喊道:“民妇是原告!”继而诉说山里人到她家以讨要水喝为借口,见四下无人将她按倒实施强奸的情节,声称事关声誉,句句事实。接着无赖讲了奸情发生后被他撞见,婆娘的清白之身被沾污的情况,并声称事涉他家体面,讲得都是实情。赵本府见无赖夫妻恬不知耻地诉说涉及与自身有关的奸情,象是发生在旁人身上的样子,心中已有点数,遂做出表示同情的样子点了点头,并叫山里人如实讲来。于是山里人以无比激愤的语调讲了无赖夫妻设骗局赖他毛笋的情况。当他把毛笋挑到无赖家后,无赖婆娘称钱放在房内下个箱里,叫帮忙搬动一下箱子,谁知搬箱时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突然扑到他身上,此时无赖冲入房内,声称老婆被强奸,问欲私了还是公了,私了则将毛笋留下,公了就送官惩办。

无赖婆娘未等山里人将无赖夫妻为赖他的毛笋设计奸情骗局的过程讲完,就大喊大叫道:“一派胡言,谁能相信?”赵本府突然变色大怒道:“公堂之上怎容大喊大叫?先将她责打20大板!”两个公差即上前欲将她按倒执刑,不料无赖婆娘撒起泼来,翻滚着、挣执着,弄得公差气喘汗淋。赵本府见此情景,把惊堂木一拍,喝止了公差,大声说道:本案已审清,强奸罪名不成立。两个公差化大力都不易制服她,一个卖笋人一下子怎能强奸得了她?分明是诬告!于是下令将无赖打30大板,无赖婆娘掌20下嘴,并处罚银洋10块,2块给山里人作补偿,8块收缴府库。接着,山里人谢别赵本府,随公差出府衙去挑笋卖,无赖夫妻受到惩处则忍着痛,灰溜溜地回家,从此不敢那么无赖了。

三、教训巡视官

一次,浙江抚台衙门为调查处州府田赋征收事宜,派姓高的巡视官经温州府,沿瓯江水路,上溯来处州巡视。到了青田县城,高巡视即派公差星夜驰赴处州城,告知赵本府和大小官员第二天要到大水门外埠头迎接。

高巡视自恃进士出身,又是府台衙门官员,每次出巡,各地都是大小官员前来迎接,吹吹打打,免不了设宴洗尘,馈赠礼品。然而,高巡视的官船到了大水门埠头,没有一个官员等候迎接,场面冷冷清清,空空荡荡,因而高巡视十分恼火。这时,昨夜先遣报讯的公差进舱传话道:“处州知府请大人到府相见。”高巡视一听怒骂道:“一个山头知府,摆什么架子!”

赵本府料到冷落高巡视,不亲往迎接,高巡视是不会善罢甘休,屈尊到府相见的。果不其然,不一会儿,高巡视就派公差到府传话,说他人地生疏,道路不熟,定要知府亲往迎接引路。赵本府也故意耽搁拖延,等天过晌午,才穿上朝服,打轿出迎。并吩咐敞开府门,金锣开道,提灯、仪仗、牌匾、衙役、大小官吏排成长龙,齐往大水门外埠头。沿路破例以7响锣、7响炮的阵式行进。高巡视在舱内听见锣、炮声,口口声声说处州知府不懂礼仪规矩。原来满清的官制极严,几品官员、穿戴什么服装、敲几响锣、放几响炮都有严格的定式,丝毫不能越轨走样。高巡视当时虽为上级衙门的官员,依其官级相应只能敲5响锣,放5响炮。

赵本府一到埠头即派公差到船舱内传话,问高巡视欲行官礼还是私礼?高巡视答道:“公事在身,当行官礼。”于是,赵本府传令大小官员站立开来,再次敲7响锣、放7响炮,叫高巡视出舱相见。高巡视出得舱来,见赵本府穿戴的是皇帝御赐的官服,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原来赵亮熙赵本府虽是地方官员,却受过“正四品”敕封,有皇室赏赐的紫金袍褂、捻珠和朝帽。高巡视见处州知府并非等闲之辈,便急忙跨步下船,跪到埠头上叩头作揖道:“卑职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恕罪!”

赵本府话中带讽地说:“处州地僻民穷,高大人肯劳驾到此,实使荒壤增辉,只是本府才疏学浅,秉性古癖,不能象其他各府那样盛情款待,还望巡视大人谅宥!”高巡视还算知趣,连忙说道:“岂敢岂敢,卑职失礼之处,当祈宽容!”赵本府的意思就是要煞煞他的威风,见他不敢以居高临下的口吻应答,也就算了,于是下令“起道回府!”高巡视只好自认倒霉,摸摸跪麻的膝盖,跟着赵本府的大轿进城了。事后,府城百姓还为此编了个顺口溜:“高巡视不高明,处州府受教训,原指望显威风,谁知成跟轿人!”


分享到: